標籤

2015年11月9日 星期一

鑽石-源于自然的神物

鑽石戒指八心八箭0.12ct→前往官網


鑽石,源于自然的神物,在古希臘被稱為Adamas,意為不可征服,不可毀滅。由純碳組成,鑽石是摩氏硬度10級的唯一的礦物,是人類已知的最堅硬的瑰寶。早在億萬年前,它便已深埋於地下;經強力的碰撞與擠壓之後,結晶成體;又跨越時空,被人類賦予恒久遠的意味,從悠久的過去而來,走向更永遠的未來。

  亞當·斯密曾感慨:水作為人類賴以生存的源泉,卻如此低廉;而鑽石一無所用卻是天價之寶,純屬人類的奢侈。誠如所言,鑽石——好運之石,財富之石,權力之石,愛情之石。

    自古以來,便是人類追逐的夢。這一切皆源於它的堅硬、恒定與珍貴。與其說人類熱愛鑽石的璀璨與光芒,不如說執著于它的永恆,執著于一種永遠無法釋然的對恒久的渴求……

  鑽石原生態:

  億萬年前,幾百英尺的地下,在高熱與擠壓下,歷經漫漫百萬年之後,鑽石(由碳(C)組成的單晶質體)漸漸成型;之後火山噴發,鑽石隨噴薄的岩漿湧到地表。岩漿冷卻,形成蘊含鑽礦的金伯利岩層;後經地殼的變遷與流水的沖刷,鑽石出現于古河流形成的礦沙衝擊層,最終在世間展現逼人心魄的美麗。遠離宇宙的沸騰與熾熱,超強擠壓,無可抗拒的撞擊與爆炸,此物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得以喘息,動人之美於焉產生。

  鑽石默默地存在於地下,經過幾近地球的三分之二的歷史,直至4000年前,在印度的河流中被人類發現。無論相信與否,世間所能購到的最年輕的鑽石也緣於遙遠的古代,那時恐龍仍在地球上悠然生存。從形成之初,到被開採,時空跨度如此之大,猶如在一個24小時的時鐘錶盤上,鑽石誕生于淩晨的第一個小時,而被人類發現卻是在子夜前的最後幾秒鐘。大約西元前327年,亞歷山大大帝將鑽石引入歐洲。

由於硬度極高,鑽石最先只用於切割工具,其歷史可追溯至西元前300年的羅馬。而在埃及、巴比倫與印度,鑽石因其璀璨而成為人類的裝飾之物。

  天然鑽石極其珍貴稀有,也因此價值非凡。尋找鑽石的過程異常艱辛。全世界的礦洞,只有不足百分之一的鑽石被成功開採;而為獲得一枚重1克拉、具有寶石特質的鑽石,大約需要開採250噸鑽礦,固中珍貴之處,不言而喻。

  現代採鑽業源於19世紀晚期的南非,當今全球六大採鑽場分別位於:博茨瓦納,南非,安哥拉,納米比亞,澳大利亞與尚比亞,鑽礦的產量達世界總產量的80%。大多數鑽石來自原始的礦藏,而只有五分之一的鑽石被製成首飾。

  神話魔力:

  鑽石,純潔、高貴、恒久,自古以來被人類賦予神奇的意味,而關於它的神秘傳奇與浪漫聯想更是多不勝數。

  古羅馬人稱它為天神的眼淚,隨流星隕落。在梵文中,鑽石一詞即為雷電,意為鑽石由閃電而生。直至今日,現代科學的發展才告知人們鑽石並非自天而降,而是破土而出。在古老神秘的印度,鑽石被嵌入雕塑的眼中,好比神之眼,見證人世間的興衰起伏。在中世紀與文藝復興時期,鑲有鑽石的戒指被視為神奇的護身符,擁有無上的魔力。柏拉圖賦予鑽石以生命,認為它們蘊藏著神的靈魂。古代巴比倫人認為,鑽石為雙子星座的第三面目,並視其為金牛座的第一象徵。佩戴鑽石者好獵,技藝精湛,受人敬重。

  據傳說,愛神丘彼特之箭的箭頭是由鑽石製成。而鑽戒作為愛情的信物始於14世紀的奧地利,大公麥西米倫對鑽石極為喜愛,並堅信它是勇敢、堅貞和愛情永恆的象徵。在1477年他和法國瑪利公主訂親時,曾差人給瑪利公主帶去一封信,內文稱:"訂親之日,公主須佩戴一枚鑲有鑽石的戒指"。戴在無名指上的鑽戒,相傳與進入心臟的愛情的脈搏相連,具有無與倫比的神力,能為相愛的人帶來好運。自彼時起,這個皇家傳統流入民間,成為人一生最充滿儀式感時刻的里程碑。時至今日,鑽石仍是永摯不渝的愛情象徵。

  傳說鑽石可作醫用,治療麻風、瘟疫等疾病,同時鑽石也可解毒,而自身亦是劇毒毒藥。相傳義大利出生的法國凱薩琳皇后(Catherine De Madici)善妒,她將鑽石碎屑撒入食物之中,以此除掉了自己的對手。

  動人之美

  每一顆鑽石都有其動人之美,每一種美麗都是獨一無二。
  大多數鑽石是無色透明的,而紅色、黃色、深藍、黑色、棕色與紫羅蘭色的鑽石極為罕有。因為鑽石的純淨與晶瑩,古人視其為純淨的象徵。
  一枚未加雕琢的鑽石,就像一顆鵝卵石,絲毫不引人注目。在工匠的精心雕磨之下,禁錮于其中的美麗,如火焰般噴薄而出,吸聚光的菁華,又反射出光的輝煌。
  精湛的手藝往往源於幾百年前,代代相傳。切割和打磨可謂慢工細活,可持續幾小時,甚至幾天。在此過程中,鑽石會平均損失大於50%的重量;而絲毫的差錯,都會造成人為的瑕疵,從而損害鑽石的晶瑩剔透。

  鑽石的動人之美是鑽石各種特質交互作用之後的複雜產物。一顆被稱為美的鑽石,以其特有的角度反射與折射光芒。工匠需要對鑽石進行琢面,使光被直接反射的同時並能自由地折射。由此,鑽石得以閃爍光芒與火彩。

經驗豐富的專家衡量鑽石時不僅從它的4C(cut、 color、 carat、 clarity切割、顏色、克拉、淨度)標準出發,而且要考慮蘊含於鑽石之中的淵源、美麗與光輝。對行家而言,4c只是基準,而鑽石的真正美麗是歷史的沉積與感性的靈動,是逼人心魄的撼動。當光照其上時,光芒如彩虹般四散開來,隨著鑽石的移動,猶如馬賽克般相拼的色彩不斷變幻。這就是鑽石的動人之美。如果一個人不懂得欣賞鑽石的美,而買下一枚珍貴的鑽石,那他所得到的只有擁有鑽石的滿足與自豪。這對鑽石純屬是浪費與埋沒。

  世上沒有兩顆相同的鑽石,每一顆均獨一無二。鑽石價值在於擁有者對它的欣賞與摯愛。佩戴它,感受它,使人的靈性與鑽石的美水乳交融,代代相傳,延伸直至永遠的未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