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

2013年10月14日 星期一

緬甸翡翠賭場:成交價比起拍底價暴漲18700%


網友親身經曆翡翠賭石
  627日,緬甸內比都,翡翠公盤會場,人山人海,數台大型風扇開足最大馬力,吹不走江增祥的滿臉汗雨。
  江增祥瞪大眼睛盯住電子屏幕上不停閃動的數字:一塊名為「7947號」標的翡翠原石,起拍底價5800歐元,最終成交價卻是108.9999萬歐元,足足暴漲18700%
  這塊瘋狂的石頭隻做了數秒鍾的明星,就不再引人注意,因為接下來,超過500萬歐元、1000萬歐元一塊的石頭接連出現……
  「隻有站在這裏,你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賭場。」江增祥說。這位深圳天彩祥和翡翠珠寶有限公司董事長,自2000年以來每次都參加緬甸翡翠公盤,不料今年迎頭遭遇緬甸翡翠原石行情最瘋狂的一年。「一塊原石我投了50萬歐元,覺得挺高了,但人家一出手就投300多萬歐元。」
  搏殺兇狠,銀彈橫飛,不斷有失敗者被狂潮吞沒。一位76歲的香港玉石商,連續40年參加緬甸公盤,這次帶着孫子來競標。他以10萬元/公斤投了一個標的,自信必中,最後標開出來:100多萬/公斤!老人當場暈倒,旋被送醫院急救。
  曆經50多年的與世隔絕後,緬甸正欲通過經濟、政治的全方位改革重返國際舞台,而2013615-27日的翡翠交易公盤,則是緬甸推進改革的重要財政基石。曆年公盤交易額都高達200億人民幣左右,而2012/13財年緬甸GDP不過2915億元。
  「大家都瘋了」
此前緬甸翡翠公盤交易一年有2-4次,2012年因政治改革,公盤暫停一年半,直至
  614日,粵港地區氣候不穩,台風。深圳三聯村水晶玉石文化協會采購團一行14人,在神秘的女攔標者
  不可思議的行情,加上巨大而錯雜的利益,使得此次緬甸公盤亂象不少,「潛規則」頻頻,查證件、對指紋都難以管好。
  展示期間,有的買家相中了某份石頭,會悄悄將其中的好料反扣到底部,遮掩起來,以減少其他競爭者的注意;有的在原石的「開窗」處(磨掉小塊表皮、供買家窺見內部材質)用油筆塗抹,幹擾其他競爭者估值。還有些買家趁人多手雜,調換石頭,釀成混亂,例如某人投中了1號標、卻發現已經變成2號標的石頭……
  公盤歸來數日,坊間還在熱議三五個奇怪的投標者:從名字上看是中國女性,在開始投標的幾天,她們以不可思議的天價大量中標。據說公盤方當天就約談了她們,但未有公開結果。
  回國後,有玉商將她們的「壯舉」以武俠體編成手機 段子,在圈中散發,宣洩此次空手而歸、「純粹旅遊」的鬱悶。
  業內猜測,這些「女俠」是來鬧場的,高價中標後,她們不會付款提貨,是故意要廢掉這些標。(至發稿時,本次公盤尚未開始提貨。)
  有人說,這是緬甸人自己攔的標,要在前幾天制造緊張,以擡高後幾天的行情。其用意在於:翡翠原石是緬甸人的獨家生意,這回攔下來,以後還可以另外賣。
  有人說,這是揭陽的毛料大戶所為,「請夜總會小姐來踢場子」,意在阻止毛料正常入市,以保證自家囤積的那些石頭繼續升價,而罰沒5萬歐元的保證金對於身家過億者而言不過是冒個小水泡。
  在眾多拉標者的助推下,此屆翡翠公盤原石交易價格直接以倍數計算,20-60倍的漲幅為家常便飯——此前緬甸翡翠公盤原石價格僅比上一屆有20-30%的漲幅。
  「這些都是猜測,到目前沒有任何證據。」江增祥強調說,本屆公盤很「亂」,越懂石頭的人,越買不到石頭——最大的亂處是,亂在哪裏還不知道。
  陳峰也有同感,但在其看來,攔標情況過去也有。有的因為發現投高了,買不起或不想買;有的則是故意毀標。
香港登上了揭陽人赴緬甸的包機。
  同日,6架包機陸續從潮汕機場起飛,把千餘名揭陽玉商送往緬甸內比都。佛山平洲、廣州、雲南、廣西、香港及台灣等玉商亦直飛仰光。不時有傳言說一些國內投資客已攜重金到緬甸,準備趁勢一博。
  三聯村是深圳的翡翠產業基地所在,江增祥對記者透露,這次他所在的采購團準備了超過3億元的銀彈。
  翡翠公盤於1964年舉辦,旨在堵塞稅款流失,使稀缺的翡翠玉石資源為國家創造出更多的外匯收入。中國的翡翠毛料90%以上依賴從緬甸進口,其中來自公盤競投的毛料就占據全年進口量的80%
  6月的內比都,日間氣溫35以上,蜂擁而至的中國人占據市內所有的酒店、餐廳、出租車。作為建成僅10年的緬甸新首都,平時閑得需要政府催促才開門營業的普通三星酒店,標間也賣到了每天120美金。
  本次公盤共推出萬餘份毛料,已事先歸類、分級和編號,以歐元標出底價。競買方法分明標(即現場拍,共有千餘份)和暗標(即將標單統一投入標箱,共9651份)兩種,均為價高者得。
  本次公盤615-25日為暗標,25-27日為明標。參與公盤交易的玉商,每人要先繳納5萬歐元保證金,若中標後在3個月內不付錢提貨,那麼將會被沒收保證金,並在3年內取消參加緬甸翡翠公盤的資格。
  陳峰第一天投中兩個標,而後再無所獲。
  「大家都瘋了。」他說,「有一份大約550公斤的石頭,一個朋友咬着牙砸下8000萬人民幣,以為可一劍封喉,而最後中標價是1.3億!往年的公盤,過億者不多,這次卻比比皆是,成交價高於底價100倍的標的頻頻出現。」
  此次公盤競標之激烈不僅讓買家大呼瘋狂,連緬甸組織方也有點措手不及。競買者不斷提價、追加標單,導緻標箱被「擠爆」,工作人員隻好拿着竹竿,把新標單使勁塞入標箱。
  開標時,幾千人湊在一起觀看滾動的電子屏,如同傳說中的科舉張榜。
  江增祥第一天投出110多個標,才中110多萬歐元的小標;第二天,他把出價調高20-30%,中了3標,分別為6萬、17萬、40萬;眼看形勢嚴峻,第三天,他咬牙再加30%,還是隻中3標,分別為17萬、20萬和40多萬。「入行20多年,參加緬甸公盤10多年,估價偏差那麼遠,還是第一次。」江增祥感歎。
  江增祥估計,公盤第一天成交額是1.6億歐元,第二天2億多,今年整個交易額可能超過15億歐元。
此次重開,且今年僅有這一次公盤。雖然參與競拍的原石質地不如往屆,但在玉石商們的追捧下,交易額幾近過往一年數次公盤的總和。
  約7000多名中國玉商參加了這場狂賭。這些頂着草帽、趿着人字拖鞋的人多為億萬豪富。中國海關總署等部門亦派人與會。加上緬甸當地業者及少量其他亞歐國家客商,公盤買家總數逾萬人,共同投身這場被描述為「前所未見」的廝殺。
  「越是懂石頭的,越投不到。」 在緬甸生活了30年,對公盤極為熟稔的緬甸湯恩貿易公司總經理陳峰感歎說,今年行業內資深人士大多沒有中標,「說明這裏面的確有問題」。
從鐵礦石到翡翠石
  公盤歸來的中國玉石商們分析認為,今年公盤的出奇瘋狂背後,有緬甸政府推波助瀾的手。
  緬甸盛產全球95%的翡翠原石,翡翠為緬甸政府四大財政收入來源之一。
  自20113月成為新政府領導人後,吳登盛緻力於推動一係列影響深遠的改革,並隨後獲得西方國家解除制裁。而擡升翡翠行情,以及謀求攀上玉石制造產業鏈更高端的環節,獲取更大的利益,則是緬甸經濟改革的重要目標之一。
  數據顯示,第一次緬甸公盤成交額不足50萬美元,2003年第40屆公盤總成交額達1億元人民幣。2013年的第50屆公盤約有200億的交易額,充實了緬甸新政府的財政,也在13天內為該國創造了一批千萬富翁——據傳公盤中約一半翡翠原石來自民間。
  資源在手,資金到手,緬甸政府牢固控制着翡翠原石的開發,中國玉商們隻能在交易市場上獲得原石,即遵循緬甸政府制定的原石交易規則及價格指導線,而從2011年起,緬甸政府限制翡翠開采。甚至有消息稱,未來緬甸每年隻會舉行一次翡翠公盤交易,而不再像往年那樣一年數次,以此推高翡翠價格。
  另一方面,過去一直由中國商人從緬甸進口翡翠毛料,在中國進行加工切割,制作成各類翡翠飾品進行銷售,產業鏈條中的利潤主要被中國商人拿走。為此,緬甸政府一直希望能夠把翡翠加工環節留在緬甸國內,以期獲取更多利益。有業內人士揣測,緬方的算盤,是先擡高原石出口價格,到一定時候再出台產業政策,以優惠價供應原料為餌,把中國玉商留在緬甸投資辦廠。
  三聯村一位玉商此次參加公盤的經曆,生動地說明了這種被動之下的惶恐:投低了怕買不到,投高了怕虧錢,都成了「熱鍋上的螞蟻」。他看中一份不錯的石頭,填寫了100萬歐元的標單;就在這時,兩個說潮汕話的揭陽人走過來,朝石頭瞄了兩眼,他立即嚇得脖子一縮,趕緊一咬牙,追加50萬。
  在這種買賣雙方嚴重不對等的博弈中,緬方以較之以往更少、質量稍差的翡翠毛料,就輕鬆制造出創曆史紀錄的狂飆行情,獲得了更巨額的財政資金流入。而人數龐大卻一盤散沙、各自為戰的中國玉石商,則在瘋狂廝殺中完全喪失原石定價話語權,任人宰割。
  「翡翠原石之於中國玉石業,如同鐵礦石之於中國鋼鐵業。」痛定思痛之下,公盤歸來的中國玉石界有人提出:將數千個中華區買家聯合起來,形成聯合體,與緬甸政府談判議價。
  但業內人士均認為難度超大。「理論上可行,但實際上誰也沒有能力把離散的、急近功利的、近年來因奢侈品市場火爆而牛氣衝天的中國玉商們紮到一起。」上述三聯村玉商搖頭說。
  數據顯示,2012年中國國內奢侈品消費18365億元,其中翡翠、玉、寶石類奢侈品總消費515億,增長3%,占消費總額的2.8%
  至於翡翠價格的未來走勢,業內有不同的判斷。
  「亂世黃金、盛世翡翠,翡翠價格還會緩慢上漲。」江增祥對此表示堅信,如果未來102070%的中國家庭達到小康,那就是盛世,而翡翠原石卻是越開越少;翡翠雖然目前為大中華區所喜愛,但現在歐美設計師也開始在服飾及高端奢侈品中加入。

  但有分析師認為,從消費端考慮,前期翡翠漲幅透支過多。此外,與去年不同,自從去年四季度以來高端消費一直被遏止,今年翡翠市場或難有大的作為